在何仕华老师家喝沉香茶

\

  端午后应邀参加茶探索论坛的茶会,新知旧雨谋面,场面热闹。茶会后与父亲、何仕华老师、陈露云老师散步街头,茶兴未尽,何老说起家中有几个茶还未给我们试过,刚好过去一瀹。

  何府楼下,树木茂密,石榴树梢头果实累累。屋内窗明几净,临窗一方树根茶案,一只简单的竹茶盘。何老煮水的空档,师母端了一盘子从普洱带来的林檎给我们吃,这果子昆明的水果摊从没有见卖的。林檎形如青枣,甜香尤似青萍果,藏一褐色毛绒的果核,果核的四周竟是中空的,何老在普洱的住宅的院落里种了一棵,树枝把屋顶都盖住了,2007年我和几个朋友下去的时候,跟着何老爬上屋顶摘了一大兜下来吃,这一过就是好几年没尝到它的味道了。师母说这果核撒在土地上就会发芽,我和陈露云老师便各自装了十来枚果核,准备回头播种去。

  这头说笑着,那边厢何老的水已煎好,招呼我们坐下吃茶。他拿出一只纸盒,上面的字样是版比腊告古树茶,里面竟是袋泡茶。咦,何老也做袋泡茶?难道也是像吾父一样弄个十来公斤老茶做上几百小袋私家袋泡茶,给我们姐弟几个出差专用。

  何老不语,笑咪咪用盖碗冲瀹,因为茶包里面是大碎,茶汤渗出很快,汤色红亮,茶香里还有种很熟悉的气息,每人一盏,各人低头吃茶,老父先说:“嗯,汤有老味,应是有三四年的熟茶所制,是2007年用景迈古茶发酵的那个堆吧?”何老点头:“是当时的那批茶,筛过的大碎刚好拿来物尽其用。”2007年的那景迈古树茶发酵的熟茶我喝过,当时滋味就甜润饱满,只是新出堆,稍有生涩气。古树茶资源有限,若非是对发酵技术有相当把握,一般人不敢也舍不得拿来发酵熟茶,何老在这上面有手绝活。只是今天这茶香里似不一样,竟有木韵,四年的熟茶就能转化出这香韵?正疑惑,何老顽童般哈哈笑说:“里面有沉香啊!”他提起茶包:“你们看,里面这白色的碎末就是沉香粒。”

  呵呵,我竟把这忽略了,一直觉得熟悉何老发酵的手法,琢磨着是他老人家的把这堆茶发酵出了新的香气,却没想到沉香上去。父亲与陈露云老师也恍然而笑:“何老也玩香了!”

  原来这是一批私家定制茶,量很小,专门从越南进了沉香木来加工,配上陈年古树熟茶,可谓珠联璧合,一只三四克的袋泡茶冲瀹了五水,何老说:“煮来也很好喝。”不过今日好茶多多,来不及煮茶,便又开了另一款熟茶试瀹。

  以前试过用沉香煎水冲瀹熟茶,还有广州电白山用沉香树叶做的沉香茶,各有其妙。木屑直接同茶一起冲瀹,今日还是头一回。只觉余香袅袅,胃腹温暖。

  茶话间,师母早备好饭菜,油炸野猪干巴的香味飘过来,人人才觉得肚子饿了,是呵,今日吃了那么多茶,该填饭去了。
  

责编:isundust
10分六合品牌推荐